目前日期文章:201109 (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西元前九五三二年十一月十五日

我們離開亞特蘭提斯已經一週了。我和我那沉默寡言、連微笑或大笑都不會的弟弟已一同旅行一週。他甚至不懂如何發表意見,每次不管我問他什麼問題,他永遠只會回答一句:「謹隨您的意願,艾迪卡。」

次數多到簡直快把我逼瘋。

這段旅途的最後一程也是海路,但這次我們買的是私人客船,能夠杜絕外人打擾的一路帶我們回到父親統治的雙生島。我不想再冒任何可能影響弟弟安全的風險行事,而且,和他相處久了,我發現阿克倫的性吸引力實在超乎常人。

每個見到他的人都想撫摸他,進而擁有他,這也是為什麼他進入人群時總要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風。每次只要有人靠近他,阿克倫就會變得戰戰兢兢。倒不是說他這種不合常理的迷人魅力對我完全沒有影響,只是我一想到我竟然對自己的弟弟意亂情迷,就會開始覺得反胃。真正可怕的是,阿克倫對我的想法一清二楚,他在我身邊常會很緊張,並且時時保持戒備,好像我隨時會攻擊他。

darkhun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西元前九五三二年十一月八日

我屏住呼吸,在甲板上等著阿克倫。過去四天我想盡一切辦法要去看他,但都被嚴格禁止。看來上層的一般乘客不准到下層甲板去,下層的也不能上來。

幾乎所有的乘客都下船了,船員也走光了,只剩我和波拉西斯還在等。

我終於看到阿克倫出現了。就像被船員帶走的那天一樣,他把披風的兜帽緊緊拉住,頭低低的走過來。

他將自己包得密不透風,完全看不到他的長相或身體其他部位。

darkhun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西元前九五三二年十一月四日

在接下來前往碼頭的旅途上,阿克倫依舊保持沉默,這讓我開始擔心了。他看
起來不太對勁,事實上,他開始盜汗,還會不由自主地抽搐,皮膚變成可怕的灰色。

darkhun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(接上篇)
有人爆出一串咒罵。「這裡發生什麼事?」我聽出那是埃斯提叔叔。

「我沒事,艾迪可。」阿克倫回答,聲音模糊而痛苦,聽起來像是他跌跌撞撞地下了床。

darkhun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1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