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風夾帶著雪花在入口處的男人身邊旋繞,他身高至少有六呎六吋。
 
他不像大多數面對華氏十度低溫的人那樣裹著厚重的大衣,反而只穿一件薄而長的黑色皮衣,衣角在風中飄蕩,除此之外,就是黑色的厚毛衣、長皮靴和一件黑色緊身的皮褲,裹著瘦削而結實的身軀,全身散發出狂野性感的魅力,彷彿在招手吸引異性過去。
這個男人大搖大擺的步伐洋溢著自信風采,知道自己無可匹敵,深信世界上沒有人敢來測試他的能耐。

步履之間散發出掠食動物的神采。
 
令她渾身血液冰冷。
 
如果他滿頭金髮,卡珊卓必然會認定他是另一個代魔,不過對方顯然是完全不同的異類。
 
他及肩的長髮被風往後吹,露出來的五官完美得讓她心跳加快,黑色的眸子看起來冷冽而頑固,板著臉孔,面無表情。
 
這個男人既不美麗也不陰柔,卻十足是個裹著糖霜的甜甜圈,就算不肯在床上分她吃一口甜甜圈都沒關係!
 
這個新來的人就像一顆有自動導向的信號彈,無視酒吧擁擠的人潮,逕自以陰沉、死神索命般的目光一一打量每個代魔,最後盯住她旁邊的那一位。
 
他英俊的臉龐徐徐露出邪氣的笑容,一對獠牙隱約可見。
 
然後,直接朝他們走過來。
 
代魔首腦忍不住詛咒,拉著她擋在自己身體前方。
 
卡珊卓掙扎著抵抗,最後他乾脆掏出口袋裡的槍,抵著她的太陽穴。
 
人們發出驚恐的尖叫聲,紛紛四散奔逃,尋找掩蔽物。
 
其他代魔靠過來杵在他旁邊,顯然想形成一道聯合戰線。
 
新來的邪惡地低笑幾聲,預備正面迎戰,黝黑眸中一閃而過的光芒,暗示著他非常期待這一戰。
 
他甚至用眼神挑釁。
 
「你拿人質做擋箭牌很沒有風度喔。」他帶著口音的嗓子很低沉,好像轟隆的雷聲,「何況你們心知肚明,無論如何都會變成我手下的亡魂。」
 
就在這一瞬間,卡珊卓明白了對方的身分。
 
他是暗夜獵人──長生不老的戰士,亙古不變的任務,就是追蹤那些奪取人類靈魂的代魔,專門獵殺他們。暗夜獵人是人類的護衛者,對她的族人而言,卻是撒旦的化身。
 
終此一生,她不斷聽見關於他們的傳聞,卻都視之為怪力亂神,只當成無稽的神話和傳說。
 
但是眼前這個男子並不是她用想像力虛構出來的,他是真人實體,看起來就像傳說中的一樣致命。
 
「滾開,暗夜獵人!」抓住她的代魔說道,「否則我把她宰了。」
 
暗夜獵人顯然認為這個威脅很好笑,他搖頭的模樣,有如父母管教蠻不講理、亂發脾氣的小孩。「你真的應該在星界的開口再躲上幾天,因為今天晚上是芭菲之夜,電視正在播出最新一季的內容。」
 
暗夜獵人停頓,發出惱怒的嘆息。「在這種凍死人的天氣,我本來可以在溫暖的家裡烤火,欣賞莎拉‧蜜雪兒‧吉蘭穿著清涼背心打擊囂張的惡魔,你卻迫使我出門來大開殺戒,你知道這有多讓我不悅嗎?」
 
代魔的手臂不住顫抖,但卻把卡珊卓抓得更緊。「殺了他!」
 
他們隨即發動攻擊,暗夜獵人掐住第一個的喉嚨,動作流暢地把他舉起來,直接摜向牆壁。
 
代魔嗚咽呻吟。
 
「你是什麼啊,小嬰孩嗎?」暗夜獵人問道。「唉,既然想殺人,至少也先學習一下怎樣才死得有尊嚴。」
 
第二個代魔攻向他背後,暗夜獵人下半身一扭,靴尖部位彈出一把看起來很可怕的刀,利刃刺中代魔的胸口。
 
這個代魔立刻爆炸,化成粉末。
 
被暗夜獵人抓住的代魔露出尖銳的獠牙,試圖咬他、踢他,暗夜獵人乾脆把他當人球丟向第三位代魔。
 
他們一起往後倒,在地上跌成一團。
 
兩個人互踩,笨手笨腳地試圖站起來,暗夜獵人看了不住搖頭。
 
一波又一波的攻擊接連而來,都被他悠哉地化解,那種悠閒的態度看起來既可怕又有一種病態的美感。
 
「唉,你們的打鬥技巧從哪裡學來的?」問話之間,他順手又殺了兩個代魔。「女子美姿美儀學校嗎?」他輕蔑地嘲諷著,「我么妹三歲的時候,揮拳的力道都比你們有力多了。該死,既然要當代魔,至少也上上格鬥課啊,好為我枯燥的工作增添一些額外的樂趣。」他疲憊地嘆口氣,抬頭望著天花板。「在需要的時候,那些司巴提戰士都在哪裡?」
 
藉暗夜獵人分神時,抓住卡珊卓的代魔,把槍從她的太陽穴挪開,朝他連開四槍。
 
暗夜獵人慢條斯理地轉身面對他們。
 
他怒氣填膺,狠狠瞪著朝他開槍的人。「你沒有廉恥心嗎?不懂禮儀嗎?沒腦筋啊?你的子彈殺不了我,只會讓我大發雷霆。」
 
他低頭看著側邊鮮血直流的傷口,然後拉開外套,光線射入皮衣上的破洞,令他再次破口大罵:「你剛剛毀了我最心愛的外套!」
 
暗夜獵人對著代魔咆哮:「為此,我要你償命。」
 
卡珊卓還來不及移動,暗夜獵人已經朝他們出手,一條黑色的細繩射過來,纏住代魔的手腕。
 
暗夜獵人以她眨眼不及的速度,瞬間逼近,扯住代魔的手腕,擰轉他的膀臂。
 
她蹣跚退開,背貼著破損的投幣式點唱機,免得妨礙他們的格鬥。
 
暗夜獵人一手扣住代魔的手臂,一手掐住他的喉嚨,把他整個人舉起來,以優雅的圓弧形動作,將對方甩在桌上,桌面的玻璃立即應聲而碎,手槍咚一聲掉在地上。
 
「你媽媽沒交代過你,消滅我們唯一的方法是要剁成碎片嗎?」暗夜獵人問道,「你應該帶削木片機,不是帶槍。」
 
他怒瞪著不住掙扎的代魔。「現在,讓我來釋放那些被你偷走的靈魂吧。」暗夜獵人從靴沿抽出一把蝴蝶刀,迅速旋開,刺入代魔的胸口。
 
代魔立刻腐朽分解,沒有留下一絲痕跡。
 
最後兩名乾脆逃之夭夭。
 
他們並沒有跑太遠,暗夜獵人從外套底下掏出幾把飛刀,一揚手,刀子飛出去,精準致命地插入他們的背,代魔灰飛煙滅,奪命的飛刀隨即掉在地上。
 
暗夜獵人走向出口,神情平靜得讓人難以置信,唯一逗留的時間,是彎下腰撿起地上的飛刀。
 
隨即悄無聲息地離去,如同來時一般靜悄悄。
 
卡珊卓費力地喘氣,人群逐漸從藏身處走出來,個個都嚇呆了。謝天謝地,凱特也爬起身,蹣跚地朝她走過來。
 
她的朋友們紛紛跑過來。
 
「妳還好吧?」
「妳有看到他的功夫嗎?」
「我還以為妳死了!」
「謝天謝地,妳還活著!」
「他們找妳做什麼?」
「這些傢伙是何方神聖啊?」
「他們究竟怎麼了?」
 
這些聲音像連珠砲似的,來得又快又急,混雜在一起,讓她無法分辨誰問什麼問題。卡珊卓的心思還在那個救她一命的暗夜獵人身上。他為什麼要中途插手救她呢?
 
她必須多知道一些關於他的事情……
 
在還來不及三思之前,卡珊卓已經衝動地追了出去,搜尋一個傳說中的人物。
 
在屋外,刺耳的警笛聲充斥在空氣中,而且愈來愈響亮,想必是酒吧裡的顧客打電話報警。
 
在她追上去拉住他之前,暗夜獵人已經走了半條街遠。
 
他面無表情地用那對深幽的黑眸俯視著她,深色的眼珠黝黑得讓人無法看出瞳孔,北風吹著他的頭髮,髮絲不住拍打那雕琢般的五官,他呼吸吐出來的白霧和她的混合在一起。
 
屋外的氣溫幾乎凍死人,但光是他的存在就讓她溫暖起來,甚至感覺不到氣候的嚴寒。
 
「警察來了,你打算怎麼辦?」她詢問,「他們一定會到處找你。」
 
他的嘴角露出苦澀的笑。「再過五分鐘,酒吧裡的人就會忘記我的臉。」
 
這話讓她很驚奇,難道所有的暗夜獵人都是這樣嗎?「我也會忘記嗎?」
 
他點頭證實。
 
「既然這樣,讓我先謝謝你的救命之恩。」
 
霍夫頓住,這是第一次有人謝謝他是個暗夜獵人。
 
他望著那金紅色捲髮漫無層次地環繞著她鵝蛋形的臉,長髮編成辮子垂在背後,綠褐色的眼珠洋溢著活潑的生命力和溫暖。
 
她雖然算不上國色天香,卻自有一股沉靜的魅力,誘惑地對人發出邀請。
 
他情不自禁地伸手碰觸她耳朵下方的下顎,感覺比天鵝絨還軟,細緻的皮膚溫暖了他冰冷的手指。
 
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碰觸女性了。
 
遑論品嚐她們的滋味。
 
他還來不及制止自己,就衝動地彎下腰,以嘴攫住她微分的雙唇。
 
她美妙的滋味讓他喉間發出低沉的呻吟,整個身體活了過來,他從來不曾嚐過這般甜蜜的唇,有如蜂蜜似的;那乾淨瀰漫著玫瑰香氣的肌膚,聞起來更是誘人。
 
她的舌尖隨著他舞動,雙手抓住他的肩膀,將他拉得更近,想到她的身軀是多麼柔軟,他立時變得很堅硬。
 
就在那瞬間,渴望她的急迫度大得讓他驚愕,那股強烈的需要已經許久不曾有過。
 
這突如其來的親密接觸使卡珊卓的感官像旋風般旋轉,完全沒想到他的親吻竟然帶著這麼大的力量和飢渴。
 
他身上散發出淡淡的檀香氣息,混合著啤酒和狂野不馴的男性氣概。
 
很有野蠻人的感覺。
 
唯有這個字眼足以描寫。
 
他箍緊手臂,繼續巧妙地侵襲她的唇。
 
他不只能夠奪走代魔的性命,對女人的感官來說,也具有致命的危險,讓她心跳加速、渾身發熱,瘋狂地想要品嚐他的力道。
 
她幾近絕望地回吻。
 
他用雙手捧住她的臉龐,尖尖的牙齒輕咬她的唇,突然間,他吻得更深,雙手滑過她的背脊,壓向自己瘦削的臀,感覺他堅硬的反應。
 
她全身上下都感覺到了,身上的荷爾蒙蠢動不已。
 
那股強烈的渴望讓她有些害怕,這一生中,她還沒有經歷過如此熾熱的慾火,何況是對一個陌生人。
 
她應該推開對方。
 
結果卻環住他寬闊結實的肩膀,摟得緊緊的,免得自己春心蕩漾,屈服在需索的慾望之下,當街為他寬衣解帶。
 
有一部分的她根本顧不了這裡是人來人往的馬路,只想抓住此時此地,就是要他,不在乎有誰會目睹這一幕,這種陌生的想法真是令她害怕。
 
霍夫也有一樣的心魔要對付。他衝動地想要把她壓在旁邊的磚牆上,讓她修長的美腿纏住腰間,然後撩起那件迷你裙,深深埋入,直到她在甜蜜的解放中狂喊出他的名字。
 
天哪,他是多麼渴望佔有她。
 
如果可以該多好……
 
他不情不願地撤出她的懷抱,拇指撫摸她微腫的唇,心底暗自揣想她在身下的感覺。
 
光這樣想還不打緊,更糟糕的是,他知道自己可以得著她,因為他已經全然感受到她的慾火,然而親密過後、曲終人散之時,她還是會忘了他。
 
完全不記得他的吻和他的碰觸。
 
還有,他的名字……
 
所以她嬌軀提供的慰藉不過幾分鐘而已。
 
完全無法紓解他內心深處的孤寂,那種期望被人紀念的渴盼。
 
「再見了,我的甜心。」他低語,輕觸一下她的臉頰,然後才轉身離去。
 
他會永遠記得今夜這一吻。
 
她卻不會存留任何印象……
 
卡珊卓一動也不動地目送暗夜獵人離去的背影。
 
他在夜色中消失蹤影之後,她隨即把人忘得一乾二淨。
 
「奇怪,我跑來外面做什麼?」她自言自語,雙手抱緊自己,抵禦那刺骨的寒意。
 
外面冷得牙齒直打顫,她趕緊跑回酒吧裡。
 
創作者介紹

darkhunter

darkhun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Lesley
  • 趕快出來吧....
    我每天都上網路書店書看它出來了沒...
    好期待啊!
    期待到口水流滿地了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