~1~
OO三年二月
聖保羅市,明尼蘇達州
「噢,蜜糖,帥哥警報,大家注意三點鐘方向。」
蜜雪兒‧艾佛瑞那令人想入非非的語調,逗得卡珊卓‧彼特斯(Cassandra  Peters)哈哈大笑,她轉身望向擁擠的吧檯,看到一個長相平平的黑髮男子正對著舞台的方向,欣賞她們所鍾愛的當地樂團「扭曲的心」的現場演奏。
卡珊卓一邊啜飲長島冰茶,一邊隨著音樂節奏款款擺動身體,仔細打量那個男人足足有一分鐘之久。
「他只能算是送牛奶的等級。」徹底評估過對方的各項特質,包括外貌、風度以及那伐木工人般的打扮之後,她如此斷定。

蜜雪兒搖頭反對。「不,小姐,他應該是脆餅乾的等級。」

卡珊卓微笑想著她們私底下對男人的評分系統,那是按照她們不會把男人踢下床去交換的物品而定。所謂「端牛奶的男人」,意味著對方有一種罕見的魅力,隨時可以端牛奶到床邊來;脆餅乾則是更高一級,至於西點餅乾就等同於神仙了。

不過最讓人渴望的男性魅力終極評等,是沾滿糖粉的甜甜圈,因為在床上吃糖霜甜甜圈不只會弄得髒兮兮,還強烈違背女性亙古以來想要節食、保持苗條身材的心態,偏偏甜甜圈的美味讓人無法抗拒,只求咬上一口。

她們至今都還不曾遇見糖粉甜甜圈的真實化身,不過一直存著希望,至今沒有改變。

蜜雪兒拍拍布蘭妲和凱特的肩膀,暗暗指著那個讓她看得眼球突出的男人。「西點餅乾?」

凱特搖頭以對。「頂多算脆餅乾。」

「絕對贊成。」布蘭妲同意她的分類。

「噢,妳懂什麼嘛?反正妳已經有固定的男朋友了。」蜜雪兒對布蘭妲說道,這時樂團的現場演奏剛好告一段落,預備休息了。「唉,妳們這些傢伙真是吹毛求疵,標準過度嚴苛。」

卡珊卓回頭看著那個一邊喝啤酒一邊和朋友聊天的男子,心頭完全沒有怦怦然的反應,不過話說回來,很少有男人能夠讓她產生這樣的反應。對方的態度看起來開放而從容,愉快的笑容顯得很友善,使她輕易便明白蜜雪兒喜歡對方的原因。

「妳又何必在乎我們的看法呢?」她告訴蜜雪兒,「既然喜歡他,就上前去自我介紹啊。」

蜜雪兒一臉駭然。「我不能那麼做。」

「為什麼不行?」卡珊卓問道。

「萬一他認為我很胖或很醜呢?」

卡珊卓不耐地翻個白眼,黑髮、黑眼珠的蜜雪兒身材非常苗條,容貌絕對搆不上醜女孩等級。「人生苦短,蜜雪兒,生命稍縱即逝,或許對妳而言,他正是妳夢寐以求的白馬王子,如果妳繼續站在這裡蹉跎,暗自淌口水而不採取行動,就永遠不會知道他是不是命中注定的那一位。」

「天哪!」蜜雪兒低聲說,「我真羨慕妳那種『活在當下』的態度,只是我做不到。」

卡珊卓一把拉住她的手,拖著她穿過人群,走向那個男人。

她拍拍對方的肩膀。

他嚇了一跳,轉過身來。

對方目瞪口呆地抬頭看著卡珊卓,以她六呎一吋高的身材,已經非常習慣這種驚嚇的反應了,不過這傢伙還算有風度,並沒有因為她比他足足多了兩吋而惱羞成怒。

他低頭看著蜜雪兒。幸好她的身高很正常,大約五呎四吋左右。

「嗨。」卡珊卓說道,把他的注意力拉回自己。「我只想做個簡短的調查訪問,請問你結婚了嗎?」

他蹙眉以對。「沒有。」

「有對象了嗎?」

他滿臉困惑地和朋友對看一眼。「沒有。」

「你是同性戀嗎?」

他愕然地張大嘴。「妳說什麼?」

「卡珊卓!」蜜雪兒低喊。

她對二者的反應置之不理,抓緊蜜雪兒的手,不容她落荒而逃。「你喜歡女性,對吧?」

「是的。」他顯然有點火大了。

「太好了,因為我這位朋友蜜雪兒認為你非常可愛,希望能夠和你認識一下。」

她把蜜雪兒拉到中間。「蜜雪兒,這位是……」

他笑容滿面地直視蜜雪兒震驚的眼。「湯姆‧柯帝。」

「湯姆‧柯帝。」卡珊卓重複一遍。「湯姆,這位是蜜雪兒小姐。」

「嗨。」他出聲招呼,對她伸出手。

從蜜雪兒的表情來判斷,卡珊卓看得出來她的朋友徘徊在掐死她和謝謝她的決定之間。
「嗨。」蜜雪兒握住他伸出的手。

確定他們可以安然共處,且對方不至於第一次約會就意圖不軌地咬人,卡珊卓才轉身離開,回頭去找布蘭妲和凱特,她們兩個人驚訝得嘴巴合不攏,無法置信地瞪著她看。

「我真不敢相信妳竟然對她做出那種事!」卡珊卓一加入她們,凱特立即說道,「稍後她一定會把妳殺了。」

布蘭妲瑟縮。「如果妳敢對我那樣,我一定宰了妳,」

凱特伸手環住布蘭妲的肩膀,親暱地給她一個擁抱。「妳愛怎樣對她大吼大叫都沒關係,甜心,只是我不能讓妳殺死她。」

凱特的評語讓布蘭妲啞然失笑,卻不知道這是她的真心話,因為她真正身分是卡珊卓的保鑣,至今保護她已有五年之久。這樣的紀錄已經是破天荒了,畢竟卡珊卓之前的保鑣最長的只撐了八個月左右。

她們或者死於非命,或者在一遇見那些對她緊追不捨的對象之後,立刻嚇得打退堂鼓,辭職以求保命。我想,她們都一致認為即使她父親付她們天文數字般的薪水,都抵不上那種可怕的風險。

但是對凱特而言則不然。她不屈不撓和魯莽的天性是卡珊卓前所未見的,這尚且不提凱特也是唯一一位身高比她還高的女性,她那六呎四吋高的身材,配上異常姣好的美貌,讓她所到之處都引人側目。她金髮垂肩,碧綠色的眼睛綠得好像不是真的。

「妳瞧,」布蘭妲看著有說有笑的湯姆和蜜雪兒,對著卡珊卓道,「我願意付出一切,只求擁有妳那樣的自信,妳曾經懷疑過自己嗎?」

卡珊卓的回答很真誠,「這是常有的事。」

「可是從外表看不出來啊。」

那是因為她和朋友們不太一樣。卡珊卓只剩下八個月的生命,要再活長一點的機會很渺茫,因此她怎麼捨得畏首畏尾,或是對生活怯懦不已,她的座右銘就是把一切抓得牢牢的,隨著生活盡情奔跑。

的確,終其一生,她都在不斷奔跑,逃離那些只要逮著機會、就想置她於死地的人。

而她最最希望的,就是能夠逃離自己的命運,盼望能夠找到某些方法,扭轉那無可避免的宿命。

雖然她從六歲開始,就在全世界到處流浪,卻仍然和她母親一樣,對自己的身世之謎摸不著頭緒。

不過,隨著每一天的黎明到來,她還是滿懷希望,期待有某個人來告訴她,她的生命不必然會在二十七歲生日那一天畫上句點,期待自己得以在某個地方安頓下來,不再只是待幾個月或幾天而已。

「好極了!」布蘭妲望著入口方向,突然睜大眼睛,嚷道:「我想我剛剛發現西點餅乾喔!小姐們,總共有三個人。」

她那種肅然起敬的語氣,讓卡珊卓笑著轉過身去瞧個究竟,發現三位長相性感的男人走進俱樂部,個個都是六呎之軀,金髮、金皮膚,帥到不行。
 
她的笑聲戛然而止,因為有股可怕的異樣刺麻感傳遍全身,這種感覺非常熟悉。
 
並且,在她心頭烙上恐怖的印記。
 
三位男子清一色穿著昂貴的毛衣、牛仔褲和滑雪夾克,彷彿足以致命的野獸,站在門口掃視著酒吧的顧客;卡珊卓顫抖不已,因為這裡的人群絲毫不知道他們正置身險境。
 
眾人都不知情。
 
噢,天哪……
 
「嘿,珊卓。」布蘭妲無知地說。「介紹我認識他們吧,」
 
卡珊卓搖頭反對,和凱特四目交接,發出警告,然後試著把布蘭妲拉走,躲開他們黑暗而飢渴的目光。「他們都不是好東西,布蘭妲,全是大壞蛋。」
 
具有一半阿波萊特人血統的優點就是,她得以輕易辨認出屬於她母親的族類,此刻,內心深處的直覺告訴她,這幾位笑臉迎人、在人群中穿梭、不時掃視周遭女性的男子,已經不再是單純的阿波特人。
 
他們是代魔──屬於阿波萊特人邪惡的一支,選擇以屠殺人類、偷取死者靈魂的方式來延長自己短暫的生命。
 
代魔那獨特而強勁的吸引力,以及對靈魂的飢渴,清晰地從全身每一個毛細孔散發出來。
 
他們來這裡搜尋犧牲品。
 
卡珊卓用力嚥下心頭的恐懼,努力思索脫身之道,免得他們過於靠近,發現她的真實身分。
 
她伸手去拿皮包裡的小手槍,然後東張西望地尋找逃生門。
 
「就在後面。」凱特說著將她拉向俱樂部後方。
 
「發生什麼事?」布蘭妲莫名其妙地問。
 
那一瞬間,身材最高大的那位代魔突然停住腳步,轉身盯著她們打量。
 
他瞇起冷冽無情的眼睛,興致勃勃地看著卡珊卓,顯然試圖穿透她的思想,卡珊卓立即阻止對方的入侵,但是遲了一步。
 
他揪住同伴的手臂,朝她們的方向點頭示意。
 
該死!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。
實在糟糕透頂!
 
酒吧裡人潮洶湧,她不可能直接朝對方開槍,凱特亦然,偏偏手榴彈在車裡面,她的匕首也藏在座位底下。
 
「請妳好心地告訴我,妳身上有帶三叉匕首,凱特。」
 
「沒有。妳有帶卡馬斯嗎?」
 
「有喔。」想起自己慣用的武器卡馬斯,看起來就像小手把的鐮刀一樣,卡珊卓嘲諷地回答,「我在出門之前,把它塞進內衣裡了。」
 
她感覺到凱特強行塞了某種冷冰冰的東西到她手裡,低頭一看,原來是一把日式格鬥用的扇子,採用鋼鐵的材質,一端鋒利無比,危險的程度和Ginsu *3菜刀不相上下,整個折疊起來不過十一吋長,乍看之下,還以為是普通無害的日式折扇,但是到了凱特或卡珊卓手中,卻有著致命用途。
 
卡珊卓才握住扇子,就被凱特拉往舞台方向,旁邊就是逃生門,她躲回出口附近的人潮裡頭,努力避開代魔和布蘭妲,免得萬一代魔發動攻擊時,不小心連累到她。
 
即使人潮非常擁擠,她和凱特站在其中,卻像鶴立雞群一樣,三個代魔輕而易舉就可以看見她們的蹤影,害她們根本無處躲藏,這時候卡珊卓忍不住詛咒起兩個人的身高實在太醒目了。
 
此時凱特愕然停住腳步,另一個高大的金髮男子堵住她們的去路。
 
短短兩秒鐘之間,她們同時察覺到俱樂部裡不只三個代魔,巨大的騷動一觸即發。
 
這裡至少有十幾個代魔朝她們逼近。
 
凱特把卡珊卓推向出口,旋即抬腿踢向代魔,他整個人往後退,撞入一群因眼前的混亂而尖聲大叫的人群裡。
 
卡珊卓才揮開扇子,另一位代魔就拿著獵刀衝過來,她用扇片夾住刀鋒,用力一扭,將刀子刺進對方胸口。
 
他的身體隨即分解潰散。
 
「我要教妳付出慘痛的代價,賤人。」又一個代魔咆哮著衝過來。
 
酒吧裡有好幾位男士要過來幫她,卻都被代魔們迅速擋開,其他顧客見狀紛紛往出口移動。
 
四名代魔把凱特團團圍住。
 
卡珊卓試著過去幫忙抵擋,卻無法如願,一位代魔狠狠揍了她的保鑣一拳,猛力的撞擊讓凱特整個人飛撞到牆壁上。
 
碰的一聲,凱特跌坐在地上,卡珊卓想過去救援,但,最好的方式應該是把所有的代魔引出酒吧,遠離她的朋友。
 
她轉身就跑,結果發現有兩個代魔站在她的正後方。
 
三個人撞在一起,使她稍稍分了神,手中的鐵扇和刀子立刻被一名代魔趁機奪了過去。
 
另一個雙手抱住她,使她不至於跌倒。
 
代魔天生高大的身材、滿頭金髮加上英俊的面貌,使他們個個都散發特殊而性感的氣息,讓所有女性難以抗拒,就是這樣的特質讓他們掠食人類時無往不利。
 
「想去哪裡啊,小公主?」他問道,雙手扣住她的手腕,使她無法奪回武器。
 
卡珊卓試著開口說話,但是他那深幽而陰沉的眼神完全擄獲了她,接著運用超能力探入她的腦部,麻痺她意圖逃跑的意念。
 
其他人跟著圍過來。
 
扣住她手腕的代魔依然用那催眠的目光盯著她。
 
「哎呀呀,」最高的那位開口說話,用冰冷的手指畫過她的臉頰。「我今夜出來覓食的時候,完全沒想到會遇上我們失去蹤影的女繼承人。」
 
她扭頭避開他的碰觸。「殺了我也無法讓你得著自由。」她說道,「那不過是個虛構的神話。」
 
抱住她的人讓她轉身面對他的首領。
 
代魔首腦哈哈大笑。「我們不都是神話嗎?隨便挑一個酒吧裡的人類問一問,相不相信吸血鬼的存在,他們會怎麼回答妳?」他用舌頭舔一下長長的獠牙,眼神邪惡地盯著她。「趕快決定吧,妳要到外面獨自面對死亡,或是要我們把妳的朋友們當大餐。」
 
他以肉食動物般的眼神掃向站在遠處的蜜雪兒,被湯姆迷得意亂神迷的她,完全沒有察覺到在寬闊擁擠的酒吧這一邊的卡珊卓所面臨的危機。「黑頭髮的姑娘很強壯,單是她的靈魂應該足以讓我們維持至少六個月,至於金髮的那一位……」
 
他的目光飄向凱特,圍繞著她的人類顯然沒有發現她是怎麼受傷躺在那兒的,這無疑是現場的代魔運用能力,遮蔽周遭人類意識,以免他們插手干預。
 
「嗯,」他惡意地繼續威脅,「多吃一些小點心也無妨。」
 
他攫住她的手臂,抱住她的代魔同時鬆開臂膀。
 
卡珊卓當然不甘心安靜地任人宰割,立即恢復以往所受的密集嚴格的訓練水準,往後退入站在背後的代魔懷中,狠狠地用鞋跟踩上他的腳背。
 
他痛得破口大罵。
 
她揮拳打中前面代魔的胃,然後閃過另外兩個敵人,想要奪門而出。
 
可惜,代魔首腦以他無情的速度,在中途就擋住她的去路,臉上露出殘酷的冷笑,粗暴地拉住了她。
 
她踢腿攻擊,攻勢卻被他化解了。
 
「不要這樣。」他低沉的嗓音帶著催眠的作用,語氣中暗示著如果她敢不順從,必然遭受致命的傷害。
 
酒吧裡有好幾個人轉過頭來看熱鬧,但是代魔以他凶惡的眼神,嚇阻了他們的好奇。
 
沒有人來幫她。
 
誰也不敢插手。
 
但是還不到結束的時候……她絕對不會屈服的。
 
卡珊卓再度反擊之前,俱樂部的前門突然被一陣強勁的北風撞開。
 
這個代魔似乎察覺到某個更邪惡的凶神惡煞逼近,轉頭望向門口。
 
他恐慌地睜大眼。
 
卡珊卓轉身去搜尋把他嚇得呆滯不動的原因,結果她也一樣無法移開目光。
創作者介紹

darkhunter

darkhun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