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幕

紐奧良,嘉年華的隔天

直昇機起飛的時候,莫西亞*的瑞克(Moesia of Zarek)傾身往後靠。他要返回阿拉斯加了。【莫西亞(Moesia)羅馬帝國的行省,在今巴爾幹半島東南部。】

毫無疑問的,那裡就是他的葬身之處。

就算阿特蜜絲女神沒有殺死他,酒神戴奧尼索斯也絕對不會放過他,因為縱慾與美酒之神已經表達得十分清楚,瑞克的背叛大大激怒了他,他清清楚楚說明了要使出哪一種懲罰。

為了陽光‧羅妮伍夫的幸福,瑞克不惜激怒希臘神祇,對方必然會讓他過得很悽慘,而且更勝於他以往的奴隸生活。

反正他也不在乎,無論是生或是死,他都已經一無所有,還有什麼好在意的?

雖然,激怒別人向來都是瑞克生活中唯一的樂趣,但是除了這個原因之外,他甚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臨陣改變立場,反過來幫助堤倫和陽光。

他的目光望向自己腳邊的背包。

在他察覺自己要做什麼之前,已經衝動地取出那一只陽光贈送的純手工捏製陶碗,拿在手中把玩。

這是生平唯一一次,有人送他禮物,而他完全不必有所付出。

他的手指撫摸著陽光雕刻在陶碗上的精細圖案,猜想她或許花了數小時的時間,投注在這個陶碗上。

雙手愛憐地撫摸……

「他們花費許多時間在一個布娃娃身上,以致那個娃娃變得非常重要,一旦被人拿走的時候,他們就會嚎啕大哭……」

瑞克心底浮現了《小王子》*書中的一段話,陽光花了很多時間在這個陶碗上面,莫名地把這個精心製作的作品送給了他,她或許不知道這麼簡單的禮物,是多麼讓他感動。【小王子(The Little Prince),作者是聖艾修伯里(Saint-Exupery),其作品中,最膾炙人口的就是《小王子》。此書被譽為二十世紀除了《聖經》與回教的《可蘭經》外,最廣為世人閱讀的書籍。作者以童話式的筆觸,闡述含意深遠的哲理寓言。】

「你真的很可悲耶。」他吸了一口氣,抓緊手中的陶碗,厭惡地撇撇唇。「這個東西對她而言毫無意義,而你竟然為了一個一文不值的陶器,判定自己死刑。」

他閉上眼睛,用力地吞嚥著。

這是真的。

他又一次為了瑣碎而不值一顧的理由而死。

「那又怎樣呢?」

死就死吧,有什麼了不起?

如果他們不藉機在飛行途中殺了他,下飛機的時候,瑞克一定會好好打上一架,畢竟在阿拉斯加這種地方,想要縱情的奮戰一場,機會很少,佔地又太廣。

他非常期待面對這樣的挑戰。

他對自己生氣,也對整個世界不爽,甚至氣到運用這種憤怒的念力,震碎手中的陶碗,然後順手拍掉褲子上的灰塵。

他掏出MP3,搜尋到拿撒勒樂團的〈Hair of the Dog〉,戴上耳機欣賞,耐心等待麥克開啟直昇機的隔光板,讓窗戶的顏色變淺,引入致命的陽光,照在他身上。

畢竟,這就是戴奧尼索斯花錢買通這個隨從的目的,如果麥克還有一點腦筋的話,應該乖乖的聽從吩咐,如果不然,瑞克保證會讓他後悔莫及。

創作者介紹

darkhunter

darkhun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